Menu

司马道子自取灭亡,王恭再起兵



图片 1

豫州刺史庾楷(庾亮之孙)因为司马道子将他所统辖的四个郡转交给王愉管辖,便上疏说:“江州地处内地并非险要之地,而西府历阳却与北方贼寇相连接,不应该让王愉分管四郡。”朝廷不批准他的建议。

司马道子知道菜鸟之间的比对大,最后还是回到晋国,原因是什么?下面趣历史小编为大家详细介绍一下相关内容。

这时,朝廷内外疑虑纷纷,交通阻塞,水陆关卡林立,形势既危急又严峻。殷仲堪用绢给王恭写了一封书信,藏在箭杆之中,然后装上箭头,涂上油漆,拜托庾楷转交给王恭。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司马道子听从了他建议,任命王愉为江州刺史,都督江州及豫州的四郡军事,以此作为自己的援手,他们从早到晚地谋划商量,等待机会。

庾楷大怒,马上派他的儿子去找王恭,做王恭的思想工作,说司马尚之现在是司马道子身边的红人,比王国宝更加可恶。现在他们正在做削弱咱们地方牛人权力的事。如果让他们继续干下去,咱最后就彻底没有活路了。现在趁他们还没有得逞,咱先下手才是上策。王恭一听,马上说:“有道理司马道子自取灭亡,王恭再起兵。!”于是派人去找他的老搭档殷仲堪和桓玄。这两个人马上表示同意。

杨佺期自认为出自北方高门弘农杨氏,他的祖先从东汉太尉杨震一直到他的父亲杨亮,九代都以才能仁德而著名,杨佺期始终以自己的门第为骄傲,认为这是东晋所有的世家都赶不上的。有人拿他跟东晋尚书左仆射王珣(王导之孙)比,他还异常愤怒。但是因为他们家族曾经效命北方的外族政权,逃亡到江南的时间较晚,所以婚姻和仕途都不得意。

今天小编带大家一起了解,在这时,晋国高层也开始热闹起来了。司马道子被王恭他们一威胁,最后不得不杀掉王国宝才算暂时平息了事态。他事后一总结,终于明白,光在中央这里操纵这个哑巴皇帝,把握好这个全国最大的公章,貌似权力很巨大,其实手中的力量太过单薄,只要地方某个牛人一站起来反对,立马就会处于被动的地位。他这才知道,有时必须有几个水平过硬的死党,否则,身边只有王国宝之流,一到关键时刻,什么用都没有,连自己的命都保不住,哪能来帮你顶上一脚?于是,也开始要找几个有水平的死党。我们继续往下了解一下吧!

王恭拒不听从,向朝廷呈上奏疏,请求发兵讨伐王愉和司马尚之兄弟。

图片 2

司马道子已经慌得不知所措,干脆把事情全部交给司马元显办理,自己每天只是痛饮美酒而已。司马元显聪明机灵,处事果断敏锐,依附于他的人,都纷纷称赞司马元显英明神武,颇有明帝当年的风采。

此时,那个大晋国头号悍将刘牢之正在他手下混。看到他下令发兵,就警告他,现在出兵没有理由,如果硬要出兵,那等于是造反。造反的下场如何,你比我更清楚。但王恭不听,上书请求命令他出兵去讨伐王愉和司马尚之、司马休之两兄弟。司马道子知道后,终于也开动了一次脑筋。他看到上次只有王恭出兵,殷仲堪只是乱喊口号没有动手,这次同样也是只有王恭出场,殷仲堪仍然没有行动,就以为整个格局又会是上一次的翻版,就派人去做殷仲堪的思想工作,想再挑拨一下两人的关系,把殷仲堪彻底拉进自己的阵营。哪知,这次殷仲堪的立场坚定得很,给司马道子回复了一封信,里面全是破口大骂的话,一点儿也不给司马道子面子。司马道子拿着那封信,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杨佺期的祖父杨林,曾在前赵、后赵任职,后来才到江南,没有挤进东晋的权力中心,杨佺期父子又都娶平民家女子,被认为是“婚宦失类”。)

他很快就发现,司马尚之以及他的弟弟司马休之都很有水平,可以重用,于是就把这两人拉进死党圈子。没几天,司马尚之就发现,司马道子牛不起来的原因不是因为没有死党,而是因为只有几个无用的死党,而人家的手里却紧握枪杆子,于是建议:“应该把自己人派到地方,培养几个地方的牛人,当自己的保护伞。”司马道子认为太有道理了,马上把自己人王愉叫来让他去当江州刺史、都督江州及豫州之四郡军事,好好地为他服务。他以为这步棋很好,可庾楷却一点儿也不爽。他现在是豫州刺史,正干得起劲,哪知,司马道子突然从他的地盘上割走四个郡,划入王愉的势力范围中。这是什么行为?这不是明着降了他的职权吗?他就上书要求不要割走这四个郡。朝廷不同意。

桓玄在白石将朝廷的军队打得大败,随后与杨佺期将部队开到了横江,司马尚之退兵逃走,司马恢之统领的水军全军覆没。

司马道子这时把大权交给他的这个儿子,显然属于后一种方式—当然,如果司马元显不是他儿子,估计也不会这么放心。他让这个儿子出场之后,就什么也不管了。司马元显比他老爸有水平多了,而且人气也比他老爸旺多了一跟他交往过的人,都说他的作风跟司马绍有得一比一司马绍是晋国有史以来最有水平的皇帝啊。于是,晋国人信心高涨!这时,殷仲堪知道王恭提前发动的消息,兴奋起来,也不管自己定下的日子了。他去年没有行动,造成人品有问题的嫌疑,如果这次还落后,他就坐实“人品问题”这四个字了,因此,必须更加积极,在接到消息的第一时间,马上发布作战动员的命令,立刻上前线。他虽然拿着大把枪杆子,但军事知识等于零,平时全靠杨全期帮他主管部队的事。这次出兵,更是离开杨佺期。他让杨期当先锋,桓玄为他带着两万主力跟在后面。

庾楷勃然大怒,说:“王恭过去到京师参加先帝的葬礼,相王忧愁恐惧,无计可施,我知道事情的紧急,才带了兵马前来护卫,使得王恭不敢当场发作。去年的事情,我也是随时等候命令行动,我侍奉相王,没有一点对不起他的地方。相王自己无法抵挡王恭,反而杀了王国宝与王绪,从那时候起,谁还敢再去为相王尽心尽力地卖命呢!我庾楷实在是不能把全家交给别人来屠杀消灭啊!”

图片 3

王恭打开书信后,因为绢的角上抽丝,不能确切地辨认出是否真的是殷仲堪的亲笔手书,怀疑此信是庾楷伪造的,况且联想到去年联合讨伐王国宝之时,殷仲堪虽然答应共同举兵,却一直按兵不发,这次很有可能会同去年一样,因此决定自己先行向都城大举进兵。

这时,他的儿子司马元显出场了,对司马道子说:“老爸,不能再犹豫了。对付这些人,就一个字:打!否则,就两个字:挨打。”司马道子说:“这个事就交给你了。从今天开始,我把大权都交给你。”这时,司马元显才十七岁。这个世界有两种不拘一格的用人方式。一种是某个领导知道你是个人才,就不顾一切地把你提上来,让你的水平得到最大限度的发挥,典型例子就是苻坚重用王猛;另一种就是自己稀里糊涂,而且又天生胆小,这时只要有谁出来表现,就会把全部担子交给谁一—好像是在重用他,其实是让他去做高个子—天塌下来时,让他帮自己顶着。

图片 4

他写好这封信之后,就把信藏在箭杆里面,再装上箭头,然后涂上油漆,让一个机警的人带着送到庾楷处,然后再由庾楷送给王恭。这个送信的办法很成功,可是王恭折断箭杆时有点马虎,绢绸剪角处的丝抽了出来,造成整个纹路紊乱。王恭看来看去,无法判断这信是谁写的。他想了想,前次股仲堪就曾不守信用,没有进兵,而只是旁观,后来自己占了上风,这才做出姿态,完全是保存实力的做法,这次哪能这么积极?肯定是庾楷假冒他的笔迹,骗自己出兵。他认为这封信一点可信度也没有。所以自己重新又定了个出兵日期,而且这个出兵日期要比殷仲堪的提前许多。

桓温之子桓玄请求担任广州刺史,司马道子非常忌惮桓玄,本来就不想他长期居住在荆州,便答应了他的请求,桓玄接受了这个任命却又不去就任。

于是,他们成立了军事联盟,由王恭任盟主。大家一致决定,选个好日子,大军同时向建康前进。这几个家伙在商量举事时好像很默契,可真正行动时,却一点也不协调。党中央知道他们要行动时,就下令全国戒严水陆交通全部堵截,而且所有关卡都要严格检查。殷仲堪对军事不怎么在行,但对选择进攻的日子倒很积极,一天到晚喝完酒,并没有把心思放在研究军事地图上而是翻着老皇历,看到宜于出门、军事的字样后,就马上写信给王恭,说某月某日最宜进军,保证旗开得胜,想失败都难——你就下令吧,咱们同时进军,胜利是属于选好日子的人们的。

殷仲堪素来对行军打仗很不熟悉,把军事指挥权完全委托给了南郡的杨佺期兄弟,派遣杨佺期统率五千水军做前锋,桓玄率部紧随其后,自己则率兵二万,跟随他们顺流东下。

标签:, , , , , ,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